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防绿JL★☆★

石家庄市51025部队

 
 
 

日志

 
 

没有国旗国歌,李娜仍让我们引以为傲  

2014-01-27 10:51:42|  分类: 体育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国旗国歌,李娜仍让我们引以为傲 - 国防绿 - ★☆★国防绿JL★☆★
李娜澳网夺冠,不仅拿下了她个人第二个大满贯冠军,也创下了首位亚洲人澳网夺冠和澳网史上年龄最大女单冠军两项纪录。1月25日这个夜晚,因为娜姐,中国人民很兴奋;即将到来的春节,也因为娜姐的夺冠,增添了更多的欢乐气氛

澳网的颁奖礼上,没有升国旗,也没有奏国歌,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广大人民群众的民族自豪感和爱国情绪,人们照样热血沸腾,照样欢呼激动,照样泪流满面。职业体育的魅力,由此得以显现,没有了举国体制、没有了祖国做强大的后盾,照样拿冠军,照样给中国人提气。谁再说“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请举娜姐的例子回答他。
没有国旗国歌,李娜仍让我们引以为傲 - 国防绿 - ★☆★国防绿JL★☆★

李娜的路,大家都清楚。从体制内到体制外,从举国体制跳出来进入职业体育,这是一条曾经饱受争议、曾经看上去荆棘密布的路。在这个举国办体育、冠军必须归功于国家的国度里,个人英雄主义曾经是完全负面的一个词,曾经是要被批评甚至批判的对象。虽然时间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虽然人们对个人英雄主义的接受程度较之过去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在体育这件事情上,李娜的选择还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说她领风气之先,完全不为过。如果你不信,看看我们举国上下对奥运的态度、对奥运金牌榜的态度,再看看那些没有在奥运会拿到金牌的运动员的现状,你就会明白,只有在举国体制之下,“没有了祖国,你将什么都不是”这句话才能够成立,而一旦像李娜一样跳出举国体制的三界外、进入职业体育的广阔天地,即便没有了举国体制,你也可能夺得大满贯冠军。
没有国旗国歌,李娜仍让我们引以为傲 - 国防绿 - ★☆★国防绿JL★☆★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想到另外一个名字——刘翔。与李娜不同,刘翔一直呆在体育的举国体制里面,而且一直都是个乖乖仔,虽然最近两届奥运会屡败屡战,连续上演两届悲情大戏,但始终没有离开举国体制。据说2016的里约奥运会,如果搞得好,我们可能还能看到他的身影。纵观刘翔这些年的起起落落,尤其是2008北京和2012伦敦两届奥运会的悲情戏码,抛开伤病困扰不说,单是他身上背负的奥运金牌指标和举国上下的殷切期望,其实就足以将其压垮了。因为在这个举国体制之下,运动员不过是一架荣誉机器而已——拿了金牌,人们对你欢呼歌唱,不吝惜各种赞美以及大把的金钱回报;如果不幸像刘翔一样,那么,昨天的掌声和鲜花瞬间就会变成骂声和臭鸡蛋。因为举国体制下的中国体育,从来都不是一种快乐,而只是一种金牌情结、一种争光情结、一种肤浅的爱国情结。因为举国体制之下,人们才不管你是刘翔还是张翔李翔,只要你能拿回奥运金牌就是好汉,否则,你就什么都不是,哪怕你昨天还是英雄,今天人们也会把你踩到泥里。
没有国旗国歌,李娜仍让我们引以为傲 - 国防绿 - ★☆★国防绿JL★☆★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先是法网、后是澳网,这两个大满贯冠军,可以堵住那些指责李娜的嘴,可以让我们少听到好多对举国体制的歌功颂德以及感恩戴德。而广大人民群众对于李娜的喜爱,对于李娜的支持,不用看别的,看看收视率就知道了。昨天决赛的收视率数字我还没有看到,仅以2013年的澳网决赛为例,当时李娜与阿扎伦卡的决赛,央视转播收视份额为7.57%,与伦敦奥运会央视每天7.6%平均收视份额不相上下;2011年李娜法网夺冠,央视收视份额达到10%。那是2011年央视体育频道收视率最高的单场赛事。由此可以看出,昨天决赛的收视率必是一个新高,而我们所要感谢的,则只是一个李娜。




没有国旗国歌,李娜仍让我们引以为傲 - 国防绿 - ★☆★国防绿JL★☆★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